菠萝虾

没有什么身份的人要怎么做自我介绍

【鸣佐】拂晓将至(一)

我我我我我我……我真的好喜欢太太!太太写得超级棒超级流畅的感觉!还有肉也很香啊我说!求太太更拂晓那篇不要坑啊!这可是太太唯一的一篇看上去不是为了肉而走剧情的文啊!(ntm
总而言之我喜欢太太笔下的鸣佐!希望太太可以一直产粮不要停!❤❤❤爱您! @系统乱码 悄悄圈一下,打扰了!

系统乱码:

-原著向,灵魂互换梗(好像没怎么见过这个梗的样子


-不太长,且更且看吧……








----






“哇啊啊啊!”


漩涡家的早晨从浴室里的一声尖叫揭开序幕。


外面已天光大亮,本就醒了七八分的宇智波佐助陷在被子里,听到尖叫声条件反射地皱起眉,眼睛尚未睁开起床气已经开始酝酿。


“佐助——!”偏偏有人连起床气的CD都要打断,离开床铺不到三分钟的人携着一身凉气风一般扑过来,把难得回趟村的同居人整个压在下面,咋咋呼呼地道:“大事不好了!”


伸出被子的修长手指已经触到床边的剑柄,又堪堪停住。佐助睁开眼,果不其然——趴在他身上的并不是漩涡鸣人。


确切地说,佐助看见了他自己的脸,水汽未干,黑色的头发沾在侧脸上,显得有些狼狈。而事实上,无论之前突兀的尖叫声还是方才慌乱的喊他名字的声音都是从他自己嘴里发出来的,是他自己的声音。


“你……”佐助顿了顿,他刚醒,大脑还没有开始工作,但是骨子里的嘲讽本能随时在线,他听见本属于鸣人的声音沙哑而冷淡地说,“别用我的脸摆出那副愚蠢的表情。”


“这是重点吗?!”鸣人——现在的外表是佐助——瞪大眼睛,“我们俩的身体好像互换了!”


“不是好像,”佐助实在看不过去自己的脸上出现那么不淡定的表情,干脆扭过头去,不咸不淡地道,“应该就是互换了。”


“所以说你为什么还能这么淡定啊我说……”没有得到预想中的回应,鸣人叹口气无力地躺到佐助旁边,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为什么会发生这种奇妙的事,他只能想到刚才洗脸的时候,从镜子里映出来的佐助的脸,由于额发过长,遮住了进化成轮回眼的左眼,鼻梁秀挺,尖削的下颌上挂着几粒水珠。然后他就不由自主地叫了出来。


“难道要像你一样大喊大叫吗。”佐助没好气地说,本不想理他,在听到自己发出鸣人的声音后实在很不习惯,想了想还是选择解决问题,“你有什么头绪吗?”


“没有。”鸣人非常干脆地回答。


“昨天晚上也没有做什么奇怪的事吗?”


“我昨天晚上洗完澡就睡了!能做什么奇怪的事啊!”


“哼。”佐助不知怎么又生起气来,沉默片刻,语气微妙地说:“我可不会替你去上班。”


“咦?”鸣人眼睛一亮,继而兴奋无比地笑起来,“我现在是佐助,佐助是我,也就是说现在佐助才是七代目。”他拍拍同居人的肩,控制着高昂的情绪,压着嗓子以佐助惯用的语气说:“快点起床去上班,吊车尾的。”


“……你、想、死、吗。”佐助周身霎时裹了一层冰锋般的低气压。


虽然是我的声音但是真的好可怕!鸣人不敢继续招惹他,就瞪着眼睛看天花板,心情十分纠结,以至于清冷的声线都变得温和不少:“那个,佐助……你今天就陪我上班吧?”


佐助刚唤回一点睡意,闻言立即道:“我拒绝。”


“喂,我们俩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啊!”鸣人有些激动,“你难道不担心我干出什么让你丢脸的事情吗?我可不是在跟你开玩笑我说不定真的会出去裸奔哦小、佐、助。”


佐助唰地翻过身,面色阴沉:“你威胁我?”


两人的脸一时贴得太近,鸣人还从没如此近距离地观察过自己的脸,金色的头发乱糟糟的,眼神冰冷犀利,看起来居然还挺帅气的。这么想着鸣人突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眼珠乱转,顾左右而言他:“如果鹿丸他们看不到我肯定会以为我没去上班,后果很严重的,再说你不想换回来吗,佐助?说不定资料室里可以找到这类的忍术……”


“我知道了。”佐助打断他,“快点去洗漱。”


“咦?你同意跟我一起上班啦?”


“闭嘴,快去。”


“哦,那你也快点起来啊。”鸣人翻身下床,又奔到浴室去了。


佐助呼出一口气,抬手按住了太阳穴。


“啧,烦死了。”


 


 **




经过一段时间的缓冲,鸣人基本上能够镇定地接受镜子里映出的是不属于自己的脸了。


他站在洗漱池旁,很想像往常一样拍拍脸颊让自己清醒点,却在手快碰到脸的时候鬼使神差地放轻了力道,以至于看起来有那么几分像是在抚摸。镜子里佐助的面色白皙,五官比少年时成熟许多,轮廓也更加犀利,表情倒是柔和不少。鸣人心里一软,眨了眨眼,就看到那双夜色般漆黑的眼睛跟着眨了眨,竟透出点无辜的神采来。


“你在干什么。”冷淡的声音突然从门口响起,下一刻便有人拉开门走了进来。


鸣人慌乱地放下手,像被人踩到尾巴似的差点跳起来:“你怎么不敲门就进来了?!”


“……”佐助本来就有点不高兴,在外面等了半天依然不见鸣人出去,碍于(对方的)生理需要不得不推门而入,此刻更是连一个字都不想说,直接无视神情尴尬的鸣人走向里面的卫生间,掀开马桶盖,拉下了身上的睡裤。


洗漱台与卫生间当中只隔了半面墙壁,一撇眼就能看到里面的情况,眼见佐助用手扶住了……鸣人不及细想,脑子一抽扑了过去:“佐助!等、等一下!”


佐助被撞得一个趔趄,心里的火瞬间窜到脸上,阴沉沉地道:“放开。”


“不不不…那啥…你听我说……”鸣人急得话都说不囫囵了,干脆一闭眼伸手握住半硬的自家兄弟,“还、还是我来吧、哈哈哈”


佐助低头看了一眼白皙纤瘦的手指——是他自己的——顿时眼前一黑,怒极反笑,咬牙道:“你觉得、我现在还能、尿出来吗。”


“为、为什么、不能啊,”鸣人依然紧闭着眼睛,脑袋一片空白,索性信口胡诌道,“你不是在害羞吧哈哈哈……”


“把我的手、”佐助额角青筋绷起,忍耐度即将突破上限,“拿、开。”


“啊?……啊啊啊!”鸣人终于反应过来,若不是后面有墙壁挡着,他至少能再跃出去三公里那么远。


而若不是看在是自己的身体的份上,佐助真的很想一记千鸟糊过去。


没有比这更尴尬更混乱的事情了。鸣人的脑容量严重不足,贴着墙满脸通红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佐助一贯情商低的优势凸显出来了:“出去。”他对鸣人命令道,“给我洗五分钟手。”


虽然还是很不好意思被佐助看到自己早上的身体反应,但是明知道佐助正在气头上,鸣人还是乖乖地按照他的吩咐去洗手了。把洗手液挤到手心里揉开搓出泡沫,然后认真而机械地逐根清洗手指,鸣人目光呆滞地看了一会儿,越看越觉得佐助的手指又白又细,骨节分明煞是好看,不知不觉又脸红起来。


佐助放完水提上裤子,径直走到他边上洗手,状似无意地道:“你起床没上厕所吗?”


“啊?”鸣人愣住了,半晌无声。


“喂……”佐助狐疑地转头,发现身边的人脸红得快要冒烟了。他才刚缓过神,本意是想安慰鸣人他们俩都是男人没啥大不了的,结果一句话差点把堂堂七代目火影送上天。不过宇智波佐助绝对不会认为自己的方式有问题,那么有问题的只能是鸣人了,他脸色一沉,没好气地道:“洗完就给我滚出去。”


“呜哇……”鸣人委屈极了,泫然欲泣地扒住水龙头,“你不是让我洗五分钟吗!”


这是重点吗?佐助实在懒得理他,自顾自抽出牙刷准备刷牙。然后被人按住了手。


鸣人还是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抽着气说:“用…用我的。”


“……”佐助顺从地拿起旁边金色的那支,挤牙膏的时候到底忍不住,“说了别用我的脸摆出那种愚蠢的表情。”


我跟你不一样我又不是面瘫!鸣人不服气地想,仍是收敛了夸张的神情,把手冲洗干净,拿出佐助刚放下的蓝色牙刷,又从他手里接过牙膏。


“你居然磨蹭到现在还没刷牙?!”佐助的怒火腾地燃起来。


“都、都是有原因的啦!”鸣人往旁边站了站,“快迟到了先洗漱要紧啊我说!”


 


 **




一早上的鸡飞狗跳结束后,距离上班时间只剩下不到十分钟了,住在漩涡家的两个男人终于收拾妥当面对面坐在了客厅里。


鸣人刚耷拉下脑袋,就被佐助拍了头:“坐好。”他无奈地挺直腰背。


在用飞雷神瞬移到火影办公室之前,佐助单方面不容反抗地制订了互换身体期间的约法三章:“不准嘻嘻哈哈,不准装疯卖傻,不准发出大惊小怪的声音,以及,”他敲敲桌子,“不准随便和别人勾肩搭背。”


说完后,佐助端起杯子喝了口水,站起来道:“走吧。”


鸣人拿出一只苦无叼在嘴上。


……两分钟后,漩涡家的大门哐当一声几乎震飞出去,而确实快飞起来的两道身影迅疾地从木叶街道上跑过。


“都是你的错,白痴吊车尾。”佐助喘着气,咬紧牙关硬是领先鸣人一步。


“为什么怪我啊!我也用不了你的查克拉啊!”鸣人悲愤又委屈,“啊啊啊完了!这下肯定会迟到的!”


此时身为火影辅佐的奈良鹿丸卡着点走进了木叶火影邸的大门。







评论

热度(97)

  1. 菠萝虾系统乱码 转载了此文字
    我我我我我我……我真的好喜欢太太!太太写得超级棒超级流畅的感觉!还有肉也很香啊我说!求太太更拂晓那篇...